愁予

画渣一个

尽我微薄之力推火邪 @某只火炎焱燚邪x—
打广告!快去约他!火邪画画超级好看!约到就是赚到。
他QQ1637126893,某只火炎焱燚邪
约到就是赚到啊!
/约稿/
☆最近穷兮兮的 钱因为一些原因都借出去了 所以想约点稿子 谨防我被饿死
★约这种全q小人 60r 非模板 可定制动作
☆之后的全q质量基本都按照p1的来
——————————————————————————
★金主爸爸们看看我★!!!

【高亮】柒七圈那些需要注意的事情(补充)

虽然我觉得,就算注意事项都搞出来了,那群傻逼也不会看,该咋咋滴。


瞳苏:

请萌新们务必点进来谢谢。我今天就不拐弯抹角了就直奔主题说说最近的事


 首先,请看看之前几木整理的《柒七圈那些需要注意的事情》http://jimuyuting.lofter.com/post/1ef2a019_1c6b7c3b6


其次,我说说最近tag的问题。注意事项提到,大部分柒七cp的同人作品都集中在“柒七”这个tag下。你们放pv截图,打刺七tag我没意见。但是打柒七tag是几个意思???我顶多只看出单人向,这里完全可以打“柒”或“伍六七”的tag。至于cp向,对不起我是真没看出来。 


其二,注意事项里也强调过。柒七里适当加点oc也不是不行。但是并不代表你画个所谓的“柒七孩子”,就可以打柒七tag了。都说是柒七,就肯定要有柒和伍六七。你这就好比你随便画个人或动物,给他加红眼睛,黑眼圈,或者扎个小辫子,就是柒或伍六七了??? 


其三,如果你是真心喜欢这个cp,就应该自己动手为爱发电,而不是去抄袭,为了赚粉丝而去演表面上的“为爱发电”。不要和我讲你这是借鉴。你没经过原作者同意,就是抄袭谢谢。就算你抄的再好,描图画出来比原图还好,但这就是抄袭,就是在给柒七抹黑,让圈子更乱的表现。更恶心的是抄袭还抄对家别家的,这丢人丢到别的cp就是脑子进屎行为【爆脏话】


 其四,请不要在pv弹幕评论刷柒七。毕竟我们不是官配,柒七还是有人雷的,这样只是更显的素质低下。还有请注意,伍六七是叫伍六七,不是伍六柒更不是五六七【当然,若是剧情需要,请提前说明】 


讲真,在这里我真的要感谢一下那些真正为圈子做出贡献,维护秩序的天使们。他们一直都在努力的把sb搞出圈子。至少因为有他们的管理,才不至于这个圈子没有被毁掉。看着那些睿智行为真的难受,也很心疼他们。去年闹的也逼退了好多太太,我真的真的真的不想再看见历史重演。我们真的累了……真的很怕自己真心喜欢的cp会成为很多太太的雷点。柒七到底做错了什么啊???我们也想好好磕粮好好产粮啊,错的是那些sb啊日,他们惹事还得我们帮忙擦屁股,凭什么啊????


要是柒七是冷圈该多好…… 

之前那个群太乱了,所以解散了。这个新群

各位我退圈了

就题目的意思,我退柒七了。


理由我在【听说那个太太要退圈?】里面都写过了。


我退柒七,不代表我不爱柒七了。我还是喜欢着刺客伍六七,还有柒七,包括刺客伍六七里的其他角色。


其他cp文我可能还会写,比如王子可乐,还有山保,梅花师徒。


说实话,写完这篇,我其实感觉很轻松。我上一篇文,你到底想干什么?算是我的退坑作了。


写的不怎么样,看懂的估计很少。热度也低的可怜。原本想着在写个伍六七视角的吧,但我实在写不出来了。


我没想过我会有这么多粉丝。


我个人比较固执也有点极端,所以有时候会不好相处。


圈里人都很好,但我真的待不下去,只能说,思想这方面强求不来。特别是第二季开播,老实说,我有点害怕了。


我害怕刺客伍六七会火起来,到时候各种乱七八糟的事都会来。


还有一点就是,我写了这么长时间柒七,我心里已经给他们建立了一个完整的形象。而刺客伍六七第二季开播,肯定和我的这个想法不同。


我需要点时间调整过来,我不想我写的柒七只是套上他们名字的原创角色。


我个人有点问题,导致我心态有点崩了,所有我要调整一下心态。


我应该还会回来的,说不定第二季播着播着,我就真香跑回来了。


小号见吧,如果你们找的到我小号的话。期待自己掉马的一天。


最后我还是要说,我爱柒七一辈子!


【柒七】你到底想干什么

没什么柒七元素的文。第三人讲述的

我叫愁予,是一个作家。虽然这样说,但确实有点往自己脸上贴金的感觉,我没出版过什么书,也没有一篇文大火。知道我的人,估计就只有自己父母了。

我走出房间来到了甲板上,咸湿的海风让因为写作而头昏脑涨的自己清醒了一分。

我将胳膊搭在栏杆上,看着渐渐从海平面升起的小岛,我伸了一个懒腰。掏出手机看了看,上面只有几条父母发来的消息。

妈:鱼鱼啊,在外面要照顾好自己啊。冷不冷,要多穿点衣服。

爸:臭丫头赶快回来,一个人在外面浪什么。

未予:阿鱼,你去哪了?怎么突然就走,一声也不吭。

……

消息就那么几条,很快就看完了。我将所有信件都删除,准备将手机装回去。但手机屏幕在这时候又亮了起来,来电显示:爸。

“臭丫头,你跑哪去了!未予说你把工作辞了,房子也退了!”我接通电话,就听见我爸对着我劈头盖脸的一顿骂。

我突然就恼了,直接就怼了回去,语气充满了火药味。

“我饿不死自己!”

“你……”我没等他说完,就将电话挂断了。

没一会,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挂断了就又响。我有些恼火,在铃声又一次响起时,我抓住手机朝着面前的大海抛去。

随着落水的声音响起,世界安静了。我心里有种快感,很爽。

但很快我就后悔了,那个手机我用了好久了,最重要的是,我根本就没钱买新的。

事已至此也没办法了,总不能跳进去捞起来,再说我也不会游泳。

没有手机的日子是难熬的,但好在我今天就到目的地了。到达小岛时,已经是黄昏了,就只有我一个人拖着行李下了船。

我带着满脸的疑问到了小岛上,登记入岛时,门卫大爷有些奇怪的问我。

“小姑娘,你一个人吗?”

“啊”我猛然抬起了头,看着门卫,我有些慌张的回答着“是,就我一个人。”

“一个人要注意安全,最近岛上来了很多刺客,现在天也黑了”陈伯抬头看了看天,又看了看我瘦弱的样子,有点不放心。“现在旅店基本都住满了,而且你一个人也不安全,我让江主任给你安排一下吧。”

“那个,谢谢……谢谢你。”我自己低下头,没有说话。我完全没想过来小岛以后要住哪 ,完全没想过旅店会住满。

陈伯给江主任打了个电话说明了一下情况,很快就有一个带着黄色帽子酒红色头发的人走了过来。

“小姑娘就是你吧,别担心,我会给你安排好住处的。” 说着就帮我提起了行李,江主任很健谈,他问我怎么一个人来旅游。

我告诉他我不是来旅游的,未来的一段时间会住在这里。

江主任很热情的欢迎的到来,我有点不好意思。我不擅长和别人交流,一路上我也没说几句话,就这样沉默着,江主任带我来到了一家剪发廊。

在我有些疑惑时,江主任已经推门进去了。

“伍六七,伍六七”

“来了来了,江主任要来剪头发吗?我这次又学会了几个新发型,要来试试吗?”伍六七笑的灿烂,对着江主任露出八颗洁白的牙齿。

我看到江主任脸色瞬间就黑了下去,也不知道为什么。

江主任给伍六七说明了一下我的情况,说我会住在他这里一段时间。伍六七满口答应,一点也不推脱。

伍六七帮我提着行李,带着我上了楼。

“我叫伍六七,是这个大保健发廊的高级发型师,要不要尝试一下我的手艺啊。”

“我叫愁予”我感觉伍六七有些热情的过分,可能是因为我并不擅长和别人交流吧,我不太适应。

在伍六七帮我收拾房间时,我问了他房租的事 。我有些拘谨的看着伍六七,双手紧紧抓着衣角。他现在不是一般的穷,要是太贵她可能就要睡大街了。

伍六七看能看出来我的窘迫,只是挠了挠头说,不要房租。

我脸上一红,尴尬把视线別了过去。我倒是不想别人施舍,可惜我现在穷的连明天的晚饭都不知道去哪吃。

“你们这还招人吗?我可以来你们大保健发廊打工。”吃白食是不可能的,这辈子也不可能的,也就打打工维持维持生活的样子。

就这样我成了大保健发廊的一个剪发小妹,虽然我连剪刀也不会用。

我躺在床上,瞪着天花板,始终都睡不着,我失眠了。

像我这么没心没肺的样子,我居然还会失眠?因为睡不着,我习惯性的翻出手机打算记录一下今天发生的事。伸手摸了空才想起来,我的手机现在应该在海里和珊瑚一起玩耍。

只能从床上爬起来,翻开了自己的记事本。

小岛上的人都很友善,江主任,陈伯还有伍六七。

听说小岛上来了很多刺客,不知道是不是都是因为刺客首席,也不知道首席是不是真的在这里。

我想应该不可能,首席都失踪那么长时间了,怎么可能会在这个小破岛上。

我草草的写完了几页,把本子合上,又躺回床上瞪着天花板 。

第二天我顶着和伍六七同款的黑眼圈,出了房间。我有些奇怪伍六七明明也是一个黑眼圈为什么那么精神?

我什么都不会鸡大保就是让我先打扫卫生,然后帮伍六七打打下手。我以前从来都没干过这样,从一开始的手忙脚乱,我慢慢的也适应了。

我在空闲的时候想伍六七打听着,关于刺客首席的事。

“你怎么对这些事感兴趣?”伍六七挠了挠头发,有些诧异的看着我。

“我有些好奇”

“你不会是想写进你的小说里吧?”

“嗯”我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伍六七跟搂好哥们一样,把胳膊搭在我肩膀上。

“阿予啊,你写什么刺客首席,看我,写我怎么都比写什么刺客首席有前途。”伍六七对着我露出他哪洁白的八颗牙说着还把七段剪在我面前飞来飞去。

我默默推开了伍六七,我这段时间和伍六七是熟了,也知道他在欢脱的性格。

“你说不说”

“真不知道你们对那什么刺客首席那么关心干什么,梅小姐也是。”伍六七哼哼了几句,给我说了起来。

“就是传说刺客首席在我们小岛上,然后玄武国就来了一堆刺客要来刺杀首席,搞得小岛旅店都没地方住了。”伍六七说着隐晦的看了看我,我想他在考虑我是不是刺客伪装的。

“我不是刺客”

“哪家刺客像你这么呆”伍六七说着就使劲揉了揉我的头发 ,把我绿色的头发揉的乱七八糟的,真的就跟一堆杂草一样。

他是是故意的,肯定是!

我瞪了伍六七一眼,将头发撸顺。

我就这样在大保健发廊住了一个月,也认识了很多朋友,比如可乐和大春。小岛上的人都挺好的,除了陈阿婆,自从我被她坑了一百多以后我基本都绕着他走。

“阿予,你才来不知道,阿七可是超级厉害的”可乐来店里找我闲聊的时候,提到了这么一句。在可乐打算继续说下去的时候,伍六七一把捂住可乐的嘴不让可乐说话。

“可乐,你家四眼仔找你,你赶快去吧。”伍六七连推带扯的把可乐推出了大保健。

店里的人看来一会又把头扭了过去,我有些好奇。等到了晚上去问了问伍六七,伍六七只是说没什么事。

后来我倒是听岛上的说起,伍六七之前好像救过小岛。我还在伍六七的房间看见过一面锦旗,我想着伍六七原来还这么厉害。

我倒是知道伍六七是个刺客,谁让他把自己名片随便乱发,连酒店房间都不放过忘里面塞小卡片。

我还吐槽伍六七这个刺客一点也不像刺客,哪有把自己身份直接告诉别人的。

“那刺客首席,不照样没隐藏身份吗?”伍六七不服的撇了撇嘴。

“你都说那是首席了,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刺客首席也得洗衣服做饭,吃喝拉撒睡,他还喜欢我做的牛杂呢”伍六七小声嘟囔着,但我还是听清了。

“阿予,你到底为什么对刺客首席那么感兴趣?”

我沉默了一会开口说到“几年前他救过我一命”

“哇!所以你打算以身相许吗!”伍六七惊讶的看着我。我嘴角抽了一下实在忍不住朝伍六七的凳子踹了一脚。

本来就不怎么结实,快散架的凳子,瞬间就解体了。

“我有女朋友了,我想对他说一声谢谢”

我想找柒,只是想对他说一声谢谢而已。但我当时没看清他的脸,也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伍六七皱着眉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来的小鸡岛很长一段时间了,虽然说陈伯让我注意安全,但我这么长时间就没碰见过什么危险。那些来小岛的刺客就跟人间蒸发一样 一点影子也看不到。

直到我正好撞见了刺客杀人的一幕,我才想起,这个岛上还有好多刺客。

当时我是去菜市场买菜的,虽然我不会做饭,但跑腿这样事还是能办的到的。

我向来心大,就快撞见他们时,我才反应过来不对劲。

我听着前面嘈杂的声音,我小心翼翼的探了一个头出去。我身体一下子僵住了,双腿发软,身体一下子变得沉重,我不受控制的跪坐在了地上。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血红,几个人围攻着一个穿白色卫衣的人。我看向那个人,和他的双眼对视上了。那血红的眸子注视过来时,我感觉周围的空气都稀薄了

他看见我了。

我跪坐在地上,连站起来跑掉的力气也没有。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个人已经离开了,只是还留了一地残肢。

我扶着墙壁站了起来,向前走了几步,开始大吐特吐了起来。

我踉跄的回了大保健发廊,我不敢去见伍六七,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

我看清了那个人的样子,那是伍六七。虽然气质完全不一样,但那就是伍六七。

接下来几天我都刻意避开伍六七,我有些害怕。哪天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哪怕我信任伍六七,但还是害怕。

我想回家了,我抱着腿蜷缩着,我想回家了,我想未予了。我想打电话回去,但我的手机早早的就扔掉了。

我告诉大保我要回去了,虽然他们有些不舍,但还是把工资给我截了,让我路上小心。

我见到伍六七时,身体还是下意识的打颤我还是问出了困惑了很久的问题。

“阿七,你是刺客首席吗?”

伍六七愣了一下说“我不是,我是伍六七。”

虽然说我要离开,但离开小岛的船一个月才有一班,我也只能等。

我时常看见伍六七穿着一身带血迹的衣服回来,气质也慢慢发生了变化。不过平时伍六七还是那样,我的担心也渐渐放了下来。

伍六七也不知道怎么了,最近非常乐中与帮助别人 ,不过他平时也是这样,只是最近有些太过反常了。

也许是我发现了伍六七的秘密,我平时也注意着伍六七。我发现他晚上会一个人自言自语,到底在说什么我也不知道。

在我离开的那一天,我看着伍六七去帮汪疯哄小咪咪,然后又带着可怜疯玩,帮神医采药……

我提着行李上船的时候,伍六七递给了一个手机,说让我上船再看。

我看着伍六七,开口说了一句。

“伍六七呢?”

伍六七脸上的笑容凝固了,随后又勾起了嘴角笑了一下。

“睡着了”

……

我上了船,打开了手机,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手机不是我的手机,但里面装着我的手机卡,我不知道伍六七到底怎么在茫茫大海找到的。

手机里有几百条未接电话和未读短信,全都是我的父母和未予发的,还有一条条缴费信息。

眼泪浸湿了我的衣服,我哭出了声。我想家了,我想回去。

跟着我回家的还有一本厚厚的日记,我把里面的内容整理好,然后写了一本书。我掏钱出版了他,我知道这本书同样没人看。但我还是出版了,我只是想让别人也知道一个叫伍六七的人和一个叫柒的人。

我后来也回到过小鸡岛,去了两次,第一次我把那本书送给了伍六七。

他还是像伍六七那样每天理理发,接一些奇奇怪怪的任务。我问他伍六七呢。他每次都说

“睡着了,还没醒”

第二次我在过来的时候已经看不见伍六七了,我只看见一个穿着紫色刺客服的人,他拿着伍六七的照片,站在大保健发廊。

他看了我一眼,告诉我,伍六七睡着了,还没醒。

之后我再也没听说过伍六七的消息,只是听说玄武国首席刺客经常到一个不知名的小岛。





……

不知道你们看不看的懂,大概就是我去找刺客首席,然后认识了伍六七,然后发现他双重人格,我害怕的不是伍六七是柒那个人格,然后后来柒的意识越来越清醒,伍六七就慢慢开始消失,伍六七知道以后并没有太过激,反而用自己仅剩的时间去帮助别人,在伍六七消失以后柒保持着伍六七的习惯,希望伍六七能回来。所以说伍六七只是睡着了。

写文一周年总结,加废话

今天是我开始写柒七一周年纪念日。

当时我完全没想过自己会写这么久,一写就坚持了一年。

一开始我只是因为圈子太冷,也找不到合口味的粮,所以去写了。我的第一篇文《你就这么糟蹋我身体》,我想很多人都看过。

最开始,我只是自己写了第一章,自己爽完了,扔那就不管了。没想过更新,也没想过有人会看。

当时文笔也不好,我也没打算写。

然后我遇见了我第一个粉丝,他给我评论,说我写的很好,看后续。

所以我又码了一篇,当时只是想着,他想看后续,那就写个吧。

我没有想到他还会继续评论,催更。

我当时一星期一更,有时候甚至几星期更一篇。他都一直来评论,催更。然后也有其他人说我写的好,想看后续。

大概也就更到五六章的时候,我才开始认真写。去构思接下来的剧情,去处理感情线,而不是写到哪算哪。同时我开始了一天一更。

每次发文内心都很激动,很满足,我喜欢看别人给我的评论。

寥寥无几的赞和评论支持我写了下去。

写到十几章的时候,正好碰上刺客伍六七产粮季,原本当时很累,不想写了。因为产粮季,我又接着写了下去,一直写到产粮季结束。

这篇文,是我第一篇连载,他有很多不足之处。从写到后面写烦了疯狂跳剧情,和感情线的处理,我有太多地方不满意。

就算如此他也是我写的最长的一篇文七万字,如果让我重新写,我保证我写不了这么长。

写完这篇之后,我又开了《记忆移植》,没想过会一天一更,但之前养成习惯了,也就停不下来了。

黑历史,现在看这些文,基本都是黑历史。

但记忆移植我还是挺喜欢的,我喜欢这篇文的设定,但同样的删了太多剧情。

我在文里创作的孩子梦,他诞生于我第一篇文,一开始只是个背景板,只是草草的做了设定,在《记忆移植》里完善了一部分。最后在《感染者》里定型。

那种感觉,真的没办法述说,看着自己孩子诞生于自己笔下。我有时候会写白梦,可能别人会觉得奇怪,疑惑梦是谁。

但这些是写给我自己的。

感觉最满意的一篇文就是《感染者》了,但可惜,这篇文同样烂尾了。

我删了太多内容,结局也是草草的结束了。

我亲友告诉我,我向来都是高开低走。

确实是,我性格不好,容易着急。没有那篇文能完完整整写完过。

然后是《我是大哥大》当时沉迷大哥大。

也是半路没了。后续全砍了。

紧接着就是写《穿越时空的刺客》,这篇文其实算是写的比较完整的了,没删太多东西。

当时写的时候很有感觉,一天三更,我都佩服我自己,很快就写完了,写到结局的时候卡了。

结局……应该都知道我写了两个结局。

一个be一个he

两个我都不满意,我想写的剧情,怎么也写不出来,现在还两个结局在那放着。

之后是《天下百兵》,这篇文的梗是景三的。我真感觉自己对不起他。

我自己都觉得这篇文写毁了,原本是双线推进的。一个前世一个现世。但我高估自己的能力了,我写不了。

我自己的能力没办法把握这种写发,当时写的就是一章一卡。然后我放弃了双线,想要写完前世再写现世。

前世是写完了,后世的剧情全被我砍了。

感情戏发展过快,很多我想写的剧情都没写,算是写毁了。

这篇文以后,我打算写写短片,这样简单点。

然后就有了《假戏真做》。

这篇写成长篇真的是意外,也是我写的最轻松的一篇文。

全程卖肉为生(虽然我没写车),估计现在也看不全,被禁了。

然后了解了abo,写了写,就有了《给我认清自己的性别啊!》这篇我超级爱!虽然后几张不满意就是了。

然后《游戏幽灵》,这个是自嗨文。差点写成《愁予和他的亲友网游搞事之旅随便磕柒和伍六七的cp》

没写完……嗯,催更的,你们辛苦了。

然后是《阴阳契》,这个也是双线,但我长记性了,光写现在了,顺顺利利写完了。然后溜了。

过了好久又跑回来填了前世,这就导致前世和现世跟两部小说一样。还有个往事来着……我没写。

怎么滴吧。

写完这些连载,我终于爬出连载坑了,去写短片了。

短片是写了好多,然后我前段时间看了看自己以前写的。我自闭了。

不是以前写的太垃圾 ,而是我越写越回去了,我感觉我开始写的几篇,比我现在写的好太多。

不知道是不是我粉丝喜欢的类型,我写的文也越来越往你们喜欢的类型上偏。

沙雕欢脱甜(虽然我自己也比较喜欢)

我文风越来越白话,文风越来越简略,能很轻松读懂。

但我不想啊!嘤嘤嘤,我好羡慕别人的文笔。

我想写优美的句子,遣词造句都很柔和那种。

我喜欢吞茶嚼花太太的文,说让你笑就笑,下一秒就能让你泪崩。

哎,悲伤那么大。

最近倒是写的少了,我回归绘画了。(我本来就是画手来着)

这就是上一年的终结了,我写了这么长时间,我看着我文下面的评论。粉丝换了一茬又一茬,我一开始眼熟的换了另一批,然后又换了一批。(他们只是换头像和昵称了,你个傻子)

最开始关注催更我的那个人,我看着他退了我粉丝群,然后再也没在评论下看见过他。

这一年里,我总是看到这个亲友退圈那个太太离开。现在好不容易第二季要出来了,真是有种终于熬到头的感觉。

但我现在只希望倒时候圈里别太乱了,人火是非多,圈子火了,是非就更多了。

愁啊!

原本是打算写篇贺文的,但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写什么好。索性就弃了吧,然后就写了这篇废话(有这功夫,你文也写出来了。)

嗯,没了。

王子不需要面子,哈哈哈。感觉阿七画风好不对劲。

【柒七】你以为你看到的是真相

请忽略这个名字,我瞎起的。国庆快乐了各位。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睡!”


鸡大保一翅膀呼在伍六七脸上,啪地一声,伍六七脸上就留下一块红印。


伍六七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着鸡大保,他现在意识脑子还不太清醒。只能说周公太喜欢自己了,就舍不得自己离开梦乡。


过来一会伍六七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疼,才后知后觉自己被鸡大保打了。


“大保!你干嘛啊!”伍六七一下子跳起来踩在躺椅上,一手捂着脸,冲着鸡大咧了咧嘴。“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你看我这黑眼圈都多深了!”


伍六七指了指自己眼底的黑眼圈,那黑眼圈又黑又浓一看就是熬了好久的夜。


“你还有心情睡觉?你知不知道你首席的位置要被人取代了!”鸡大保没好气的瞪着伍六七。


“多大点事,他们要来挑战就来挑战呗,反正以前又不是没有过。”伍六七踩在躺椅上,躺椅前后晃着,伍六七站在上面也一摆一摆的,只不过就是不见他倒下来。


“哈……我要继续睡了”伍六七打了个哈欠,正打算继续躺下了睡的时候,鸡大保又接着说。


“首领已经定好下一任首席了,宴会也都摆好了。”


伍六七动作一停,愣了一下,一下子就从躺椅上摔在了地上,一脸懵逼。


“不应该啊?令牌还在我这呢?”伍六七挠了挠头,伸出手去摸腰间的令牌,谁知道一下子摸了个空。


伍六七看鸡大保一脸严肃的看着他,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那什么,哈哈哈,我前几天去喝酒没带钱就把令牌压那了。”


“你个扑街啊,不知道拿去黑市卖了钱更多吗?”鸡大保痛心疾首训斥伍六七败家的行为,说着就抬起了鸡翅膀。


“我现在去把令牌拿回来!”伍六七一溜烟跑了出去,一眨眼的功夫连影子都看不见了。


伍六七跑出去以后,就放缓了速度,慢悠悠的朝着刺客联盟走去。


“我干嘛要去那么早,反正按这个时间点我去了宴会八成还没开始呢。还不如晚点去,到时候吃饱喝足了再把令牌拿回来。”伍六七摸着下巴这样想着,也不知道会不会有烤乳猪?或者烤全羊也行啊!伍六七想着想着口水就流了下来。


搞的旁边的人都下意识的远离了伍六七,心想这人是不是傻子?


估计没人会相信伍六七是首席,哪有首席是伍六七这样的。


伍六七边走边晃荡,等到了刺客联盟,发现他们食物什么都摆好了,就是宴会还没开始。


伍六七蹲在门口,打算等宴会开始了在进去蹭吃蹭喝。吃饱了在找那什么下任首席打一架,把令牌拿回来。


等了半天也没见宴会开始,他靠在门口倒是让来来往往的刺客胆战心惊的。


不知道他们首席是打算干什么?难道打算大闹宴会?那也不应该在门口站着啊?难道打算截杀了下任首席?有可能。


那些刺客越想越觉得有可能,毕竟首领背着伍六七把他首席的位子卸了,换了另一个人,无论谁都咽不下这口气。


伍六七百无聊赖的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心想要不自己直接进去吃饱了算了,还等什么人啊。伍六七等啊等,只觉得下一任首席架子真大。


看着刺客联盟里的人,伍六七突然发现一个很眼生的人,不应该说很眼熟的人。


因为对方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以前要是见过那肯定会记住的。


特别是他身上的气质还有那猩红的眸子,如果见过怎么看可能忘掉。


柒朝着伍六七这边走过来,远远的就看见了这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他当然知道他就是前任首席——伍六七。


也不知道他在这里干什么?也许是并不服自己取代了他。柒握紧手里的千仞,他不介意踩着前任的尸体上位。


伍六七肆无忌惮的打量着眼前的人,觉得这人真是个靓仔啊!不愧和自己长得那么像。 这眼神,这气质有自己的风范,伍六七这样感叹着。


当柒从伍六七身边走过的时候,柒看了伍六七一眼。伍六七只感觉心猛的一跳,是心肌梗塞心动的感觉。


伍六七回给柒一个微笑,柒看见之后反而愣住了,和伍六七擦肩而过。


这个前首席脑子瓦特了?对他笑……不过笑起来挺好看的。柒扭头又看了伍六七一眼,觉得这个前首席傻乎乎的,有点可爱。


伍六七在柒走后摸着下巴思考刺客联盟有没有这号人,想了半天也没想到。估计是个新人了,既然是个新人那他就带带他吧。像自己这么提携新人的前辈可不多见了。


伍六七紧接着就跟了进去,后面的刺客都满脸疑惑。


“咱首席,不,是前首席对着首席笑了?”一个刺客很懵逼,他们不是应该打起来吗?


“所以说你就是个小刺客”旁边那个刺客一巴掌呼着那个人头上,接着说“那是冷笑,冷笑你懂吗?咱首席那次出任务不是笑嘻嘻的,但你见那个任务目标活着啊?”


“我告诉你,六七大人对着柒这样笑,估计是已经记住柒了。而且之前柒瞪了伍六七一眼,走过去以后又回头看了一下。我敢保证他们肯定要打起来。就算打不起来,关系也不会融洽。”


“你们说这首席的位置会落在谁手里”


“那还用问,肯定伍六七啊,以前想挑战伍六七的人谁成功过。”


“不一定,听说柒之前一直都是刺客联盟的王牌。”


……


伍六七没想那么多,他就是想混个饭,至于首席的位置,要不是大保在意,谁想要谁要。


伍六七进去抓着一把糕点,随便找了个位置坐着,正吃着呢就看见柒了。


“咳咳”伍六七一下子被噎住了,原来他就是下一任首席啊?首领有眼光啊,很合适。


柒扭头看着伍六七,伍六七对着他笑了笑,笑的一点也不勉强,柒想了想回给他一个微笑。


真是可爱呢。


俩人同时想着。


伍六七:自己可是前任首席,竟然对自己没有一点防备,就不怕找他麻烦吗?果然还是天真啊,幸好是自己呢。


柒:这个家伙,自己可是取代他的人,他心里就没有一点怨恨和不服吗?前任首席有点太天真了吧?


以后自己照顾一下对方吧!


柒和伍六七都这样想着,然后相视一笑。


周围所有人都一懵逼,为什么不打了?这是干什么?难道是互相警告吗?威胁?还是气场的较量?果然这不是他们能插手的层次。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宴会不可能安安稳稳进行下去时,居然平平稳稳的结束了。


“你不懂,这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伍六七要是真闹了,有失风度。令牌现在在柒手里,他赢了柒也不过是抢了回来。而且柒的实力肯定不简单,贸然出手可能会落了下风。之前他们对视时,就是在试探。知道对方和自己都不相上下,所以才没出手。以后可不一点了。”一个刺客信誓旦旦的说。


“真的?为什么感觉怪怪的”


……


伍六七回了小鸡岛一路上总感觉又什么东西忘了,等见到鸡大保时,才猛然想起来他好像把首席的位置丢了。


丢了就丢了吧!伍六七想了想柒,觉得自己要从他手里抢过来好像有点不太好的样子。


“大保大保,你帮我找找柒的资料呗,要详细的”


“干嘛?你什么时候也关心你对手了?”鸡大保撇了伍六七一眼,谁知道伍六七一脸严肃的告诉他。


“大保,我可能恋爱了”


“你跟我往这皮是不是!”鸡大保提着伍六七耳朵就朝他吼道。


“撒手,撒手,大保你就帮我一下了,人生第一次啊!”


……


伍六七这边让鸡大保找柒的资料,柒这边也没闲着,让白把伍六七所有资料送了过来。


柒看着伍六七的资料皱了皱眉毛,然后将资料放了下来。


“他喜欢什么?”


白朝着柒翻了个白眼,我怎么知道?你老自己去问去。


……


刺客联盟所有人最近这些天是战战兢兢的,听说柒和伍六七回去就找人要了对方的所有的资料,包括生辰八字兴趣爱好。连喜欢吃什么讨厌什么都有。


紧接着柒就送了伍六七他最喜欢吃的海鲜还有炒河牛,因为柒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所有伍六七送了自己最拿手的牛杂。俩人每天都风雨无阻坚持不懈的送对方喜欢的。


刺客联盟的人猜想,他们可能是想恶心对方,说不定还下毒了。


真是可怕啊!


和刺客联盟想的他们俩针锋相对的情况不一样,他俩相处的还是挺好的,其乐融融的。每天写写信,遇见了问声好。不想去的任务直接推给柒,过的不要太爽。


“大保大保,你说过几天假期,我请靓仔来小鸡岛玩怎么样?他会不会来啊?”


“……”


“你说,他愿意留在小鸡岛吗?”


“……”


鸡大保默默往后退了几步,他觉得伍六七可能被下降头了,或者是发春了。


柒收到了伍六七的来信,很快就回了一封,说自己有空。


伍六七拿着回信高兴的蹦了起来,看着乱糟糟的房间,觉得不能这样招待柒。然后撸起袖子收拾了起来,收拾到一半又跑出去买菜,还让鸡大保去买酒,搞得大保健发廊鸡飞狗跳的。


“你看伍六七那么大动静,难道是在准备陷阱,这动静是不是太大了?柒又不是傻怎么可能不知道。”


“不不不,这就是伍六七高明的地方,他故意搞这么大动静柒要是不去,那柒就是懦夫,伍六七觉对会嘲笑他。他要是去了,这么多机关,柒可能就悬了。”


“啧啧啧,伍六七和柒什么仇什么恨啊!”


“柒一来就把伍六七首席的位置挤了下去,最近伍六七接的任务也都被柒抢了,这仇大着呢。”


……


柒到了那一天早早的就去了小鸡岛,伍六七看起来很兴奋,拉着他跑了很多地方,到了晚上还猛灌自己酒。


“靓仔,喝,多喝点。”伍六七搓着手笑眯眯的给柒倒着酒,心里也不知道打着什么坏注意。


柒不动声色的喝着酒,自己喝,同时也让伍六七喝。


伍六七喝着喝着就觉得不太对,怎么他没醉自己倒是有些醉了。


“阿七,你把我灌醉想干什么?”柒的声音在伍六七耳响起。


这声音怎么能这么好听,伍六七眯着眼睛看着柒,他倒是没醉,意识还是清醒的。只不过酒壮怂人胆,伍六七原本胆子就不下,现在给更可以说是放飞自我了。


“你说呢?”伍六七舔了下嘴唇,拽着柒的衣领把他拽了过来。“靓仔,这首席的位置坐的舒坦吗?从我手里抢走,是不是该表示一下?”


“你想要什么?”柒低下头,盯着伍六七的眼睛,他们两个离的太近,气息都交缠在一起。


柒的呼吸突然乱了起来,伍六七拽着柒的衣领,吻在柒的唇上。


……


那一天,刺客联盟的人看见柒脚步虚浮的出来了,但是满面春风的样子。伍六七捂着腰脸色铁青的把柒踹出了岛。


没人知道到底是谁答应了谁,但刺客联盟的人知道,他们的关系肯定更差了柒为了恶心伍六七竟然搬进了小鸡岛,真是可怕啊。


“你也不知道去解释一下”伍六七爬在床上看着手里的报纸,只能说刺客联盟的脑补能力不错。


“这样不好吗?”柒将下巴搁在伍六七肩膀上,一手抽走了报纸。“反正我们过我们的,和他们没什么关系。”